孚之化

只会挖不会埋,慎入!

© 孚之化 | Powered by LOFTER

【正剧向】回忆是个说书的人1

背景:随了端木熙的心意,在端木去世后,杨敬华还存活于世很久很久。

 ——————————————————————————————

“没想到寺芸居然会同意由你继承阳冥司。”

“比起阳冥司寺芸妹妹更适合掌门之位。”

“端木一族不是一直由阳冥司担任掌门吗?你们就这么改了?”偌大的阳冥司的祭祀间没有以往来来去去的侍女,只有失去自家祭祀的影灵孤单的抱着落月剑侧坐在窗口,看着即将升起朝阳的地方,此时,正是天最黑的时候。

 

第六十四代阳冥司坐在梳妆台前,上面摆满了祭祀需要的饰品。复杂的衣饰与妆容即使没有侍女的帮助现任阳冥司也没有任何的错漏。在他的生命中已经有太多重要的人曾经坐在这张桌子前,他的父亲,他的姑姑,还有他的……哥哥。

 

端木寺明回忆起那天在密室的争吵,以庇佑端木家为代价得到可以永久保存锁魂戒和落月剑的承诺后杨敬华就离开了密室,密室里只剩下他和寺芸妹妹。在太奶奶已经去世的现在,端木家的阳冥司注定在他们两人间产生。

 

 

端木寺芸和端木寺明不会再犯一次在神龙家上犯的错,无论谁继承阳冥司端木家的大权也只能由他们掌握。

 

寺芸妹妹大概没想到我会那么激烈的反对她继承阳冥司吧……我不想和你争,寺芸妹妹,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再一次看见我爱的人坐在这张桌子前了。

 

“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是人改的。阳冥司祭祀耗尽心力,本就不应该把精力浪费在这红尘俗物中。”

 

杨敬华依旧静静的看着窗外,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但已经隐约可见一丝光透出来。“第一位没有实权的阳冥司……你倒是心大。”

 

那位二小姐对阳冥司之位的势在必得在他成为影灵时就已知晓,如今与祭祀之位插肩而过又怎么可能如端木寺明说的这般轻松。

 

 

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杨敬华疑惑的转头看着这位即将即位的第六十四代阳冥司:“说起来,寺明你应该还没成年吧?”

 

“端木家的人都有可能继任阳冥司,所以端木家的孩子一出生生辰就是最大的秘密,我的生辰还有几个月,寺芸妹妹大概比我小几个月吧。”

 

杨敬华把头轻轻靠着窗沿,喃喃道:“未成年的阳冥司啊……”

 

影灵的声音虽低,这么寂静的空间,寺明又怎么会听不见:“我虽然比不过哥哥,但多少还是能支撑几年的,等到寺芸继承阳冥司的时候应该已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了吧。”不知道寺芸妹妹的孩子会不会像他这个舅舅?要不长得像大哥也行,也许是想到不错的未来,一直面无表情的阳冥司继承人眉眼渐渐柔和开来,“寺芸妹妹脾气有些倔,到时候还要拜托影灵先生多多照顾一些。”

 

 
那是杨敬华在第六十四任阳冥司短暂的任期中见过的极少数真心的笑容之一,那一刻杨敬华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认识到端木寺明真的是端木熙的亲弟弟。

 

那个笑容,实在是……太像了……

笑的那么温柔……那么美,美的要消失一般。
 

泪水不经意划过孤魂的脸颊“你们端木家,都是一群傻子!”头埋在双臂中,在端木熙死后一直坚持成人形态的杨敬华终于在悄无声息的痛哭中变回了少年的形态。

 

在这个漫长的黑夜过后,端木寺明目睹了第一缕阳光撒在他哥哥曾经亲手系上的发带之上。

 

天亮了

祭祀开始了。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