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之化

只会挖不会埋,慎入!

© 孚之化 | Powered by LOFTER

【teen wolf】3个渣都想开后宫(大三角文)01

前言

本文为teen wolf(译名少狼)同人

即使没看过原著也不要紧,剧情由第一集开始,原著耽美向

PS:狼人都是热爱开后宫?以及编剧毫无节操,故本文按原著故事发展展开YY,cp混乱

 

大部分狼人都来自与alpho 的转化而不是天生,对于被转化的狼人而言头狼

相当于father乃至于全部,即使已经背叛的狼群的孤狼保护alpho狼也是他

们不可抵抗的本能。


第一集01

比肯山小镇

比肯山森林发现了半具女尸,在这个平凡的小镇这可是一件大事,警长斯泰尔斯带镇上的警卫队在连夜上山搜寻另外半具尸体以及凶手的线索。

森林外围的警戒线在漆黑的夜色中晃动,土地上遗留的浅浅脚印显示着两个不甘寂寞的少年对宵禁的抗议。

“我们真的要去吗?”Scott,比肯山高中的新生,也是校曲棍球队的板凳成员,总是默默无闻的书呆子一个,成绩却意外的不怎么样。

“你不是成天发牢骚说这个小镇总是平淡无奇吗?”Stiles ,Scott的死党,长得蛮帅的小平头,从3年级起就暗恋学校校花至今不敢告白。

“我今天还想好好睡一觉,明早还有训练呢。”深夜的森林总是让人恐惧,更何况今早才发现一具尸体,Scott有点害怕。

“是啊,因为坐在替补席上是非常耗费体力的。”Stiles可不在意竹马的小小抱怨,因为家庭缘故对于这种案件Stiles的性质可是很高昂。

“不是,这一学年该我上场了,而且我还要当上首发呢。”跟着后面的Scott有点小郁闷的想着明天的训练。

“精神可嘉啊,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想~即使是不切实际的。”

“喂,Stiles 我们找的是尸体的哪一半?”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偷听老爸的电话里并没有这个问题。”

深夜的树林有很多陷阱,不小心踩到滑坡的Stiles被镇警发现了。被熟练带到警长面前的Stiles很有义气的没供出同伙,可惜身为惯犯是没有信誉可言。手电的灯光再密林里照不了多远黑压压的一片也看不见人影。

“爸,我都说了,今天Scott没有来,他说明天开学第一天想在家里好好睡一觉。”

比起Stiles这个小滑头,Scott在警长心中的印象明显好很多,半怀疑的看了看儿子就吩咐警察将他送回去了。

如果知道留下来的Scott将会遇到的事情,Stiles一定不会放好友单独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暗暗感激Stiles义气的Scott在不久之后就立刻改变了看法,早知道这么衰还不如让Stiles出卖呢……

今晚的记忆注定是Scott最难忘的记忆之一,被惊慌的鹿群追赶,摔下山坡,趴着半截死尸上,慌不择路逃跑时被野兽咬到,遗失了呼吸器,甚至跑回镇上时还差点出车祸,又下起暴雨湿漉漉回家的Scott觉得今天晚上真是糟透了。

幸好母亲今天值班,独自包扎伤口的的Scott看着腰侧那个颇深的咬伤暗暗庆幸,单纯的少年还不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 比肯山高中

“来,给我看看。”听到好友被野兽咬到的消息Stiles还是有点小愧疚的,毕竟昨晚是自己拉着他的去的。好在Scott本身在宠物医院打工,母亲也是护士,对于治疗咬伤还是颇有心得,因此两人都没太在意这件事。

“昨天晚上虽然没看清,但是我敢保证咬我的是一只狼。我还听见狼嚎了。”

“狼?不,不可能的事,你肯定是幻听了,加州从来没出现过狼。至少近六十年里没出现过。”

“真的?”Scott十分惊讶。

“千真万确!”

“既然你不相信我遇见了狼,那你肯定不会相信我找到了另半具尸体~”

“你在开玩笑吗?”昨晚真不该乖乖回家。

“没有,我倒希望我没发现。看来这个月我都得做噩梦了。”

“wow,这太棒了,这将是这个小镇发生过的最传奇的事——至从Lydia Martin出生后,嗨,Lydia 你看起来……”一如既往的被女神忽视。可怜的Stiles向Scott抱怨:“是你造成我现在这种悲剧的,是你把我拽进书呆子的深渊,近墨者黑,我的书呆子气都是被你传染的。”

看着在课堂上警告不能深入山林的老师,Scott和Stiles得意的对视,老师肯定想不到这份警告已经太晚了。尸体早被他们被发现了。正暗自偷笑的Scott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环顾四周却没有人在打电话。Scott惊恐的发现窗外30米外的石凳上坐着一个拿手机的女孩:“妈妈,开学第一天就给我打3通电话有点太多了,我忘带笔了。哦,天哪,我怎么忘记带笔了呢!行了行了,我要走了,爱你。”

Scott一直看着那个女孩进入学校,并走进教室,在此期间他一直能听见女孩的声音!

她进来了!

“同学们,这是我们的新同学Allison·Argent,希望大家对她的到来表示欢迎。”比肯山是一座小镇,镇上的人几乎是都是同一所学校上课升学,一个新来的女生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更何况那Allison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Scott出于友善默默地向Allison递了一只铅笔,暂不论Allison的纳闷Scott也暗自奇怪自己的听力,难不成遇上美女就注意力全到听觉上了吗?

 

正收拾衣柜和Stiles瞎聊的Scott看见Lydia向Allison走去

“这件外套可真是太潮了,哪儿买的?”

“我妈在旧金山时是一家时装精品店的采购员。”

“既然这样你就我新晋的闺蜜了。”

 

曲棍球训练场

“但是如果你上场了那么在观众席上我就早不到说话的人了,你忍心这样对你最好的朋友吗?”Stiles你貌似忘记你自己也是曲棍球队的一员了。

“我不能一辈子坐在线外,这个赛季我一定要当首发!”比起吊儿郎当的Stiles,Scott果然是认真努力阳光向上的好少年啊~

 

“Scott!”正要告诉Stiles他的女神带着新同学来球场的Scott被教练一把叫住,丢给他防具和球棍。“你守门。”

“我从未上过场。”

“我知道,多进几个球会增强队员们的信心,这是归校第一天的惯例,让他们小宇宙爆发,燃烧吧!”

“那我怎么办?”

“尽量不要让球打中你的脸。”一把拍在Scott的肩膀“动起来吧!上吧!”

 

赶鸭上架的Scott突然被哨声所吓到,刺耳的声音仿佛要穿透骨膜,难道在球场上听哨声会这么大吗?

尽管哨声十分刺激耳膜但球速倒是很慢,关照新人吗?虽然第一个球还是打到脸了……

热身赛在和谐的氛围中展开,Scott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轻盈,快跑,助攻,闪躲,过人,进球身体运转完美儿流畅,第一次上场的腺上息素原来这么给力。

 

比肯山森林

比起夜晚的阴森诡异白天的环境显然好很多,流水潺潺,绿树林荫,因为表现优异被特批成为首发的Scott显得十分开心,都快成年的大男孩还在山林里蹦蹦跳跳:“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就好像时间为了让我补到球故意停了下来。而且这不是唯一一个奇怪的地方,我能听见一些我不该听见的声音或者闻到一些东西,就像你口袋里的薄荷口香糖。”

“我可没吃什么口香糖。”下意思的把手深入口袋的Stiles震惊的从口袋里拿出不知道是多久前的口香糖。

“所以就是从被咬开始的吗?”比起不太在意的Scott,Stiles对于好友的健康更加关心。

“如果这是一个感染,那我再休克之前身体会充满肾上腺素吗?”

“我真的听说过这个,这是一种很特别的传染病。”

“你确定?”

“嗯,我记得叫变狼狂想症。”

“那是什么,很糟糕吗?”看着严肃的好友Scott也不禁认真担心起来。

“对,糟的不能再糟了,但只是没月一次。”

“每月一次吗?”越来越担心的Scott害怕了。

“对,月圆之夜,这个星期五。”

 ……

Scott再呆也知道好友是在耍自己,“我可能真的出了问题呢!”

“我知道,你是狼人嘛,嗷!——嗷!————”

看到闷闷的好友Stiles也只得耍活宝:“你知道我只是在看玩笑嘛~”

说说笑笑的两人不经意间已经走到了昨晚Scott丢失呼吸器的地方,“就是这,我看见鹿群呼啸而过,接着看见了女尸,我把我的呼吸器就是掉这了。”

看着荒无人烟的四周,Stiles沉声道:“可能是凶手把尸体移动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希望他留下我的呼吸器,那东西差不多80美元呢。”

正要调侃竹马的Stiles猛的扭头,一个穿着黑夹克面色冷硬的人就站在在两人不远处。这种神出鬼没的出场方式把Stiles吓了一跳,倒是低头寻找呼吸器的Scott没有注意这位看起来蛮帅蛮年轻的大叔的诡异出场。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私人领地。”

“抱歉,我们不知道。”

“我们在这里找东西,但是……”话还没说完的Scott就接到那人丢来的白色小瓶。没等Scott开口那人就转身大步离去。

呆愣半天的Stiles终于回神:“伙计,那是Derek·Hale,你还记得吧,他看起来只比我们大几岁而已。”

“记得什么?”Stiles 就知道不能指望这个天然呆,明明当初引起那么大轰动的。

“他们家的事,差不多六年前都被火烧死了,只有他在外逃过一劫。”

“我很好奇,他回来做什么。”

摇了摇头Stiles表示拿到东西就赶紧走吧。

 

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什么消失的伤口,宠物店里几乎暴动的猫咪,越来越乖顺的宠物狗,明明睡在床上却在离镇三英里的山洞里醒来,一切都在向奇怪的方向发展。

 

今天的训练场Scott的表现依然完美但Stiles的表情却越来越沉重。比起那些今年开学才第一次看见Scott打球的人,Stiles更明白自己竹马的实力。连夜上网查看资料的Stiles暗暗祈祷事情千万不要向他想的那样。

可惜,最糟糕的结果出现了,身为警长之子的Stiles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女尸身体上的咬痕有狼毛残留。

Scott不愿意相信着一切:“我打了首发,甚至有个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美女想和我约会,我生活中的一切都很完美,为什么你想要毁掉这些呢!”

“我想要帮你,Scott!”

……

“你被诅咒了,月亮不仅会让你的身体发生变化,而且于此同时会让你变得极度嗜血。你必须取消参加这次party,我现在就打电话。”

“嗜血?我现在就很嗜血”愤怒的Scott对于Stiles的跌跌不休恼怒不已,一把将于自己身高相同的Stiles抵制墙上。

……

“对不起。”被自己行为所震惊的Scott发泄似的摔开椅子,逃离了Stiles的房间。

看着椅背的抓痕Stiles更坚定了要阻止Scott的决心,一夜的不眠不休他不仅仅查了狼人,甚至还有狼人的下场,无论在哪里被发现的狼人都不会有死亡之外的结局,他不能让Scott落到那种地步,不管网络上的留言是真是假,Scott是狼人的事都不能暴露!

 

 

Stiles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party上Scott很快就浑身无力头昏脑胀,昏昏沉沉的逃回家的Scott将自己沉在浴缸里,冰凉刺骨的冷水也不能让他冷静下来,甚至他已经看见手上出现的利爪。

 

“Scott!,是我,开门,让我进去,我能帮你的!”

“不要,你不能进来!”Scott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月亮已经越来越高,他已经压不住身体里残暴的本能,如果这时候Stiles进来,这后果是Scott不能承担的。

“Stiles,你快去找Allison(想和Scott约会的那个新生)”拼着为数不多的力气堵住门口的Scott突然想明白一切。“是Derek!Derek·Hale本身就是狼人,就是他咬了我,树林那个女孩也是他杀的!”

门外的Stiles突然沉默了“Scott,就在刚才,Derek开车把Allison带走了……”

……

急速开车到Allison家里的Stiles震惊的发现Allison平安的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而此时遵循气味寻找到Derek的Scott已经完全狼人化了就在Scott刚要向Derek发动攻击的时候hunter出现了……

右手被十字弓钉在树上的Scott在千钧一发之际被Derek救走。

 

终于逃出生天的Scott握着受伤的右手气喘吁吁的问道:“他们是谁?”

“猎手”Derek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追捕比起Scott的狼狈他倒是不慌不忙。“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待猎杀我们”

“我们?就你而已吧!”Scott已经彻底愤怒了,满月带给他的不仅是狼人的身体,还有狼人的狂暴。“是你把 我变成这样的!”

“这样不好吗,Scott?你现在能望的更远,听觉更灵敏,移动更迅速,这是常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你被赋予了无数人致死都不能得到的力量。咬你一口是给你礼物。”

“我不想要!”

“你会喜欢的,如果你想知道如何控制它时,你会需要我的”说到这里Derek的表情突然变得高兴起来“Scott,我们现在是兄弟了!”

 

在密林中独自挨到天亮的Scott刚到公路就看见一辆吉普开来,捂着早已不再流血的伤口的Scott坐上车和Stiles两人相对无言,这个夜晚对于他们都太长了些。

“别担心,我们会挺过去的。”想安慰Scott却不知从何说起的Stiles充满了无力感“需要的话,以后满月我用铁链将你捆起来,然后为活老鼠给你,我一起养过蟒蛇,我知道怎么做。”

对于这种发言Scott也忍不住轻笑了两下。

 

这个满月只是这两个少年将经历无数恐怖满月中的其中一个……

 

当天放学后,Allison的父亲来接女儿,而让Scott恐惧不已的是他就是用十字弓射穿自己手臂的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