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之化

只会挖不会埋,慎入!

© 孚之化 | Powered by LOFTER

妖生记事——多年前(一)

茨木童子经常来晴明这串门,毕竟晴明有很多式神都是大江山地界的小妖,例如二突子和一言不合就揍二突子的莹总。

绝对不是因为酒吞不配他打架而手痒跑来蹭架。

一来二去的茨木童子也默认给晴明当半个式神,有架打当然是好事。

式神妖怪一多,阴阳寮就变得很热闹,阴阳寮当然不是游戏里只有一个庭院那么小,后面一整片树林都是晴明的私人宅院,要不然也养不起这么多式神。

这天,花好月圆,莹草、鲤鱼精、跳跳妹妹一众女妖正围着三尾姐姐学习跳舞,跳跳哥哥带着N多男妖以监管二突子为名行观众之实。


妖琴师的琴音是真美,三尾的舞艺也相得益彰。

“三尾姐姐的舞好漂亮。”

“姐姐是阴阳寮里跳舞跳的最好看的!”

“小生为妖多年,欣赏萝莉御姐无数,唯独舞三尾姐姐独树一帜。”

就连几位正在和博雅下棋的晴明也走了过来,面露赞叹。

“妾身不过当年在玉藻大人身边学习一二,独树一帜万不敢当,就连这阴阳寮中也绝不敢称第一。”

“哦,这阴阳寮里居然还有人的舞姿比你更美吗?”随晴明而来的博雅也有了兴趣三尾的舞他刚刚也看过了,绝不比京都那些有名的艺伎差,甚至因为是妖怪可以做到

某些人类很难完成的动作反而更卓越一些。

三尾捂嘴巧笑倩兮,却不再言语。

等着棋局后续的茨木看着对弈的双方都没有再下的意思,遗憾的过来,提起还在滔滔不绝盛赞三尾的妖狐:“上次你调戏荒川地界的小妖,荒川很生气,估计快到大江山了,快跟我回去。”

“什么嘛?明明是茨木大人不让,只是想找个理由和荒川大人打架而已!”

“闭嘴,莹草你提着他。”

“是,茨木大人。”


大江山三人组走后,博雅突然道:“茨木和荒川看起来关系不错啊。”

“毕竟都是认识几百年的大妖,不可能不了解吧。”

八百比丘尼在旁边但笑不语,这还是很多很多年前的故事了,那时候茨木还不是大妖,大江山还没有创立,八百比丘尼才刚误食人鱼肉,还在满世界寻找死亡之法。茨木一次又

一次的挑战酒吞,屡败屡战,直到有一天他被重伤被难得出行拜访阎魔的玉藻捡到。

茨木是个很单纯的妖怪,服从强者,挑战强者,就是他行动的标准,阎魔玉藻虽然比不上酒吞那么强,但对于那时的茨木一样高不可攀,更何况还有救命之恩。

因此对于这些女性大妖提出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茨木也从没想过拒绝,当然后来茨木越来越强,酒吞打败他需要的时间越来越久,茨木回玉藻那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大江山的建立。

茨木大概早就不记得那个想要解脱诅咒去求玉藻的人类吧,但八百比丘尼还记得那初见时红衣白发的女妖在众妖中跳舞的样子,明明是简单的献舞她却能跳的如此激烈如司美艳,其姿容绝不逊色于主位上的那堪称第一妖姬的大妖。

那次的宴会荒川也在吧,还请了茨木一杯酒,荒川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很多年后大江山上的第一鬼将总是喜欢给他找茬的原因吧。

“吾友!你回来了!”毫不在意的丢下两个小跟班,荒川的约架也忘在脑后,酒吞才是茨木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你来了,今晚月色真美,陪我喝喝酒吧”

“当然,吾友。”


抽到茨木,按例要开车,苦手只能码个前传。

评论(5)
热度(73)